香港东方心经马报资料 主页 > 香港东方心经马报资料 >

27万股民被坑惨!首只退市地产股中弘股份将转老

发布时间:2019-07-09

  2018年3次沦为“仙股”、历经4次重组,坑惨27万股民和众多机构投资者,中弘最终还是难逃退市命运。

  2019年3月11日起,转至老三板的中弘由000979.SZ变成代码400071,未来中弘还有可能迎来新生吗?

  这只“坑”了27万股民和众多机构投资者的股票,于去年12月28日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强制摘牌退市,成为A股首例跌破1元的退市股和A股第一只退市的房地产股。

  此前,该股票前复权历史最高价4.30元,退市前收盘价为0.22元,跌幅高达95%,重仓者血本无归。

  按照相关规定,中弘将于2019年3月11日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中的老三板进行挂牌转让,代码400071。

  老三板代码40开头,均为从主板退市下来的股票;新三板代码43开头,是暂时还未满足创业板上市条件的小规模高新企业。

  有人用股市大妈们熟知的宫廷剧来比喻:老三板是“老年嫔妃混吃等死的冷宫”;新三板是挑选新一批“嫔妃的选秀场”,是创业板的预备队。

  老三板股票首日报价区间以在主板市场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作为基价,基价的5%涨幅价格作为上限,不设下限,次日实行5%的涨跌幅限制。

  老三板股票最小委托买卖单位为人民币0.01元(A股),因此除非首日跌破0.10元,理论上中弘最低只能跌至0.10元。不过,0.10元相对于退市前最后收盘价0.22元也腰斩了。

  按照规定,老三板转让委托申报时间为上午9:30至11:30,下午1:00至3:00。下午三点以集合竞价方式进行集中配对成交,每天只有一个价格,流动性差、交易冷清

  按照相关规定,老三板的股票如未来解决债务问题,公司运营恢复正常,可申请重新在A股上市。

  但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沪深交易所建立重新上市制度以来,仅长油5一例退市股票重新上市,中弘想要咸鱼翻生重返A股,概率极低。

  2000年,王永红以极低廉的价格在北京五环外的朝阳区常营乡一口气买了600亩土地。

  彼时房改结束刚两年,王永红开发的项目销售不景气,随后将项目停建,并囤积土地等待时机。

  幸运的是,2008年北京CBD东扩,王永红手中的常营土地价值翻了10倍。王永红随即在此开发了中弘国际商务花园,也就是今天的“北漂名楼”——北京像素。

  9800多套商品房,4年时间全部销售一空。此役王永红狂赚50亿,晋升富豪之列,也让中弘一度成为京城最豪房企,并在2010年借壳*ST科苑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中弘借壳上市8年,分红了7次,大肆进行高送转,总股本从2010年1月11日借壳上市时的5.623亿股膨胀到了15倍的83.91亿股,是A股最贵股票贵州茅台总股本12.6亿股的6.66倍。

  有评论说,股市里的高送转,就像男人的忠诚一样,你没事别老是送上门考验他,送上门的次数多了就会出事。

  在中弘陷入资金困难四面楚歌的情况下,王永红为了搏某女星一笑,在2017年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一掷上亿拍下了价值1.24亿港元的古董雍正粉青双龙尊。

  高送转是拆股送股的游戏,一般是为了炒作股价,但在中弘这里却变成了致命的游戏。

  除了会使中弘总股本暴增外,高送转还使得中弘股价在除权除息后暴跌,为中弘触发股价低于面值的退市指标埋下祸根。

  2015年5月22日实施10转6派0.11元后中弘每股股价由近10元降至5元;

  2017年7月10日实施10转4派0.1元后中弘每股股价由近3元降至不到2元。

  2018年10月18日,因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中弘触发了强制退市条件,随后停牌。

  依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中规定,公司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即1元)就会被终止上市。

  数据显示,2018年11月16日起,中弘进入三十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股价从0.74元一路下跌到2018年12月27日的0.22元。

  2018年12月28日,中弘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强制摘牌退市,成为A股首例跌破1元的退市股和A股第一只退市的房地产股香港本期开奖结果

  这几年的楼市调控收紧,身处调控标杆城市——北京的中弘从A股市场的“白马”转“黑马”。

  在北京对商住房实行限购之后,为中弘贡献业绩的主力商住房明星项目御马坊“烂尾”;同时面临大量客户退房和银行债务无法偿还的问题。

  因近几年经营停摆、背负巨额负债、巨额亏损,中弘财务炸弹上除了未爆的商誉雷,其他如业绩雷、质押雷和负债雷均在持续不间断地引爆中。

  但在2017年、2018年,中弘连续出现巨额亏损。其中,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分别亏损25亿元和19亿元,是之前年均盈利的10倍以上,瞬间将市值击毁。

  中弘的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全资持有的中弘卓业集团公司是中弘控股股东。根据中弘公告显示,中弘卓业累计质押中弘股数为22.21亿股,占持股数比例为99.70%,占总股本比例为26.47%。

  负债方面,截至2018年12月17日,中弘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114.64亿元。

  因多次高送转,中弘股本太大,总股本84亿股每股1元的线亿元,但这对于一个资金已经断链、负债115亿元且仍在不断增加的公司说什么也不值84亿元,因此中弘股价连续下跌成为仙股走向退市也是必然。

  中弘2017年巨亏25亿,2018年也大概率巨亏(2018年前三季度巨亏19亿),但根据规则,中弘只会在2018年年报出来后因连续两年亏损被*ST,如果2019年年报继续亏损才会被退市。

  但由于高送转的催化,中弘因触发了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的强制退市条件,提早了约一年半退市(2019年年报可在2020年4月底前披露)。

  2019年春节前,大量A股上市公司集体财务洗澡,大额计提商誉减值,引爆商誉雷。

  在国内,公司收购资产时支付对价与标的净资产公允价值之间的差额确认为商誉。商誉减值则主要是由于并购标的业绩不及预期,会计上需要确认商誉减值。

  春节前这批商誉雷,基本都是A股上市公司前几年高速扩张、高溢价收购各类资产留下的祸根。

  数据显示,中弘退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为0.22元,以总股本83.91亿股计算,最新总市值18.46亿。

  事实上,中弘的商誉雷主要是因为2017年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以27.8亿收购境外旅游公司A&K,形成21.62亿的巨额商誉,但无法对合并商誉形成测算依据。

  因A&K公司未能实现业绩承诺且报告期继续亏损等问题,中弘21.62亿商誉面临着计提减值风险。

  但直到中弘被强制摘牌退市,这21.62亿商誉也没有计提减值,中弘这颗未爆商誉雷也就留了下来。

  其先后与深圳港桥、新疆佳龙和加多宝进行重组尝试,但无一成功,反而还给了深圳港桥、新疆佳龙和加多宝不同程度的打击,堪称“重组魔咒”。

  2018年3月份,身在香港遥控的王永红和中国港桥的全资子公司深圳港桥投资谈成债务重组事宜,深圳港桥发起200亿重组基金。

  据报道,中国港桥背后是华融集团,而王永红和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是江西同乡,关系匪浅。

  但由于2018年4月17日晚赖小民“出事”,中国华融“震动”,中弘第一次重组计划受波及失败。

  2018年6月28日,中弘与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中弘控股股东中弘卓业将其股份转让给新疆佳龙。

  因为协议把新疆佳龙截至2018年5月30日净资产仅为2.86亿元、净利润为-1398万元的老底曝光于众。

  2018年8月27日,中弘宣布第三次重组,重组方为大名鼎鼎的加多宝集团,由加多宝授权黄伟清签署协议。

  但在中弘刚宣布引入加多宝的重组方案不到半小时,加多宝就发表声明从未授权黄伟清签署协议,引发市场热议。

  这份被加多宝否认的重组协议公布的加多宝财报显示,2017年加多宝的经营远没有外面宣传的华丽,营收从106亿跌至70亿,利润从14.8亿跌至亏损5.8亿,净资产为-3.45亿元。

  虽然加多宝在澄清公告里称中弘披露的数据严重不符,但已经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2018年9 月30日,中弘与安徽国资系统企业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及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共同签署了《经营托管协议》,开始了第四次重组。

  生源爆满!南京顶级名校要流浪?学区房的残酷线年国企改革风云:评估行业或将迎来重大发展机遇!